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

时间:2018-11-11 17:16:09
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
\
\
\
\
\
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nm383 mnm383 mnm383 mnm383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
“在辽阔的非洲大草原上……雨季过后,又到了动物交配的季节……”
 
赵忠祥老师亲切浑厚的声音从闫冬的手机响出,这个手机铃声全国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闫冬刚刚饱餐一顿,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果然亲手慢火精炖的鱼汤就是鲜味十足。
 
他拍拍肚子,一脸满足地划开手机。
 
“儿子,我和你爸加班,晚一点回家,锅里有咸饭。”
 
电话里是闫妈的声音,最近家里想换套电梯房,闫妈闫爸拼了老命了,厂里的加班也就不拒。
 
两老平日里能抠则抠,就算加班也得回家简单做点晚饭,没贵客上门,绝不下馆子,反正厂子离家也不远,电瓶车来回也就十几分钟时间。
 
“对了,你叔叔有急事,今天买的金龙鱼先寄放在我们家,就放在厨房里,傍晚你出去打球时候拿来的,记得给它喂点鱼食,鱼食就放在金龙旁边……”
 
等等,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家里有金龙鱼吗?刚才在厨房里大展厨艺的时候怎么没看到?
 
难道我瞎了?
 
“记得注意一下打氧机,不要断电了……”
 
打氧机?闫冬突然想起刚刚下肚的那不知名的鱼,之前还暗赞鱼贩子真是讲究人,泡沫箱子隔水布,还加个打氧机,保证下锅前的鱼儿都是鲜活鲜活的。
 
“泡沫箱子那条?”闫冬弱弱问道。
 
“嗯,你叔叔花了一万五千多呢!听说转手就能赚个大几千,已经有人预定了,明天你叔叔就拿走。”闫妈对着闫冬回答道。
 
闫冬一颗心直接提到嗓子眼,然后想了想又松了一口气,差点以为自己将一万五吞下肚子。
 
一定是厨房有两个泡沫箱子,一定是这样。
 
叔叔做观赏鱼生意,闫冬虽然对观赏鱼这东西不太熟悉,但也见过店里的金龙鱼,金灿灿的威风凛凛,刚下肚的那条是红色。
 
如果闫冬不是色盲的话,吃下的应该不是价值一万五千块大洋的金龙鱼。
 
但是厨房里的金龙呢?闫冬顺口问道:“我只看到一条红色的。”
 
闫妈应道:“对对对,就是那条。”
 
“但那条是红色的……”
 
“对啊,红龙啊!极品红金龙啊!”
 
“极品红金龙啊!”
 
“品红金龙啊!”
 
“红金龙啊!”
 
“金龙啊!”
 
“龙啊!”
 
“啊!”
 
“!”
 
……
 
闫妈的声音在闫冬耳边回荡着,久久无法散去,一字一字如同无上法令,让人心生绝望。
 
闫冬看着眼前的鱼头鱼骨,别说肉了,连汤都没剩下。
 
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出门避避风头,以抠爸抠妈的性格,一万五千块钱下肚,绝对会被打屎的!打出屎的那一种。
 
不过闫冬不死心,还有红金龙这种物种?欺负我没文化?上网查一下。
 
果然,【这种鱼作为濒危物种受到华盛顿公约的保护】这句话让人好绝望,虽然不知道华盛顿公约是什么,但是好高大上的样子。
 
闫冬决定了,先离家出走几天,虽然一顿打是跑不掉的,但是至少过几天抠爸抠妈气消了,下手就不会太狠了。
 
现在闫冬所能做的,就是祈祷自己是亲生的。
 
离家前打扫一下案发现场,将红龙的尸首整齐摆放在泡沫箱子上,并贴上便条:【恕孩儿不孝!】
 
闫冬转身离开的时候,泡沫箱子中的鱼骨直接消无声息地凭空飘起,像是受到什么指引,直接融入闫冬的身体之中。
 
闫冬没有感觉任何不适,也没有发现融入自己身体中的鱼骨,继续离家出走。
 
手机不用带了,反正也不敢接电话。
 
……
 
邵文可,人如其名,也就学习这方面尚可,体育这东西简直与他绝缘,放在古代也就是那种能文不能武的手无缚鸡之力。
 
闫冬与他高中同桌两年了,如果不出意外,下个学期两人还是同桌。老师说了,班级第一和班级第二的学生坐在一起,有助于学习,相互鼓励。
 
这两个班级尖子生也是两朵奇葩,别人学习他们玩,别人玩他们也在

沿门讬钵鸿蒙初辟以口问心乐极生哀首尾两端洒扫应对堆案盈几千金敝帚丸泥封关奋发图强删华就素强将手下无弱兵摸头不着断缣寸纸众虎同心生拉硬扯救火投薪吴带当风鉴前毖后儿女亲家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