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

时间:2018-11-11 17:17:10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
\
\
\
\
\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mmnn955 mmnn955 mmnn955 mmnn955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
“冬儿,吃泡面吗?”
 
邵文可也算够哥们,闫冬跑路要陪着,还要负责闫冬的夜宵。
 
“吃。”
 
闫冬也不客气,跟自己兄弟客气什么?太客气不就见外了吗?
 
邵文可知道闫冬的尿性,他身上永远不可能超过五块钱,今天的网费还是……算了,真心兄弟也不差那几块钱。
 
“帮我也来一碗,老坛酸菜的。”邵文可拿出一张百元红票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跟这位好基友开个玩笑,他笑着说道,“找回的硬币就当给你的小费。”
 
网吧中的泡面是硬货,不宰你宰谁?一碗十块钱,提供开水不议价。
 
两碗二十块,找回八十块钱哪来的硬币?
 
不过你太小看闫冬这个没有底线的选手了,他决定了,跑到网吧对面五百米开外的24小时连锁小超市去,那里有正价四块五毛钱一碗的泡面。
 
倒不是真想赚那一块钱硬币,只是有时候看着好基友吃亏,那也是一种乐趣。
 
“辣妹子辣,辣妹子辣,辣妹子从小辣不怕……”闫冬哼着小曲,走出网吧,虽然五音不全,但重在自我陶醉。
 
唱了两句又一阵胸闷,肺活量不够用,胸口堵得慌,看来要花点时间锻炼一下身体了。
 
下雨了,夏季里的雷阵雨。
 
小城市里路面坑坑洼洼不平整,阵雨一下,已经形成了一个个小水坑。
 
闫冬随手在网吧门口“借”了一把不知道是哪位好心人的雨伞,朝着对面的小超市出发。
 
轰隆——
 
刚走了一小段路,就听见远处一辆大红色的小跑发出了大马力发动机野兽般的咆哮。
 
闫冬在瞬间就反应过来,自己正站在马路牙上,身前刚好是一摊泥水,那辆小跑来者不善,正用右前轮瞄准地上那摊泥水。
 
这是下雨天时候有钱纨绔的乐趣——溅人游戏。
 
这时候闫冬就是溅人游戏的目标,不溅到你一身水就算他输。
 
这个开着红色小跑的纨绔,可是溅人游戏的骨灰级玩家。
 
平生战绩36战全胜,曾经溅得少女当街疼哭,少男追车大骂。
 
小跑的速度很快,但是闫冬骤然瞳孔一缩,手里的雨伞已经挡在身前。
 
当小跑的右前轮溅起泥水的时候,闫冬微微调整雨伞的位置,在水溅到雨伞的时候,闫冬手中本能地使用了一个巧劲,快速抖动了一下,将溅起的泥水反弹到车辆上。
 
溅人游戏如果没有听到受害者的惊叫,那么溅人游戏将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小跑的副驾驶窗户是开着的,为了聆听被溅者的惊叫而开。
 
副驾驶位置上坐着是纨绔的小女朋友。
 
她也是溅人游戏的爱好者,别人的痛苦就是她扭曲的恶性乐趣。
 
身穿白色连衣裙,看起来挺清纯的那一种。
 
“啊……”
 
这次的溅人游戏是失败的,惊叫的对象反了,纨绔的小女朋友一脸泥水,一身皎洁的白衣现在就跟她的心灵一样肮脏。
 
“日……你特么会不会走路,溅了我女朋友一身泥水……”
 
纨绔被小女友吓了一跳,红色小跑在不远处急停横在道路中间,下车就指着闫冬大吼起来。
 
这句台词有些熟悉,毕竟以前都是路人对他大骂:“日……你特么会不会开车……”
 
闫冬自己也感觉莫名其妙,看着自己手中的雨伞:“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斗水术?”
 
刚才那一瞬间基本上没有思考的时间,更不用说做出反应,但是闫冬却感觉到刚才自己前所未有的镇定,脑子前所未有的清晰,并且出手动作全部依靠本能。
 
纨绔气势汹汹朝闫冬走来,大声叫骂着,像是要来为他小女友“讨个公道”。
 
“老公,揍他……”纨绔的小女友坐在车里大叫。
 
闫冬顿时胸口再次一闷,不由自主地猛咳起来,一口浓痰被肺部挤压出来。
 
咳——呸——
 
闫冬顿时觉得一阵舒畅,浓痰吐出,整个呼吸都变得顺畅起来,刚才胸闷气短的毛病瞬间消失。
 
好爽啊……
 
啊……哦……嗯……舒坦……
 
不过有人可不舒坦了,那一口浓痰不偏不倚直接进入骂骂咧咧的纨绔嘴巴里……
 
“哥,我说我不是故意的,您信吗?”
 
闫冬看着蹲在地上狂吐不止的纨绔,弱弱地问道。
 
纨绔吐得胆汁都吐出来了,一旁的小女友见状,双手紧紧捂住嘴巴,真是在太恶心了。
 
闫冬这一口浓痰,不仅浓,并且……量还不少。
 
“我要杀了你……”
 
纨绔面相狰狞地瞪着闫冬,咬牙切齿地对着闫冬说道。
 
闫冬一听,顿时一股怒意由心而生,不知不觉中面露狠色,脑子里回荡着一个想法:先下手为强,不如趁着雨中夜色杀了这个纨绔,也算为民除害。
 
纨绔看到闫冬阴沉着表情一言不发,后背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一股凉意。
 
“对……对不住了!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纨绔是真的怕了,这是一种来自本能的恐惧,就像是老鼠遇见小花猫,山羊遇见大老虎,小怪兽遇见奥特曼。
 
这是遇见天敌的无助,就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一切的卑微只为了苟活。
 
这个男人好可怕。
 
纨绔尿了,手脚发软,逃跑已经是做不到了,只能坐在地上蹬腿,尽可能远离闫冬。
 
“我这是在干什么?”
 
闫冬顿时清醒过来,太可怕了,刚才竟然有杀人的想法,到底怎么回事,今天的自己太奇怪了。
 
“你死定了……老公你没事吧……啊……”
 
小女友下车对着闫冬咒骂着,不料闫冬刚才咳得不干净,还有一口。
 
二位都是溅人游戏的爱好者,一人一口浓痰,要不然别人该说我偏心了。
 
闫冬收起雨伞,吐完之后也不理会两人,拔腿就跑,他要尽快远离这个纨绔,要不然真的会忍不住对他下手的。
 
可能是浓痰吐出,肺部格外顺畅,肺活量也变得巨大。
 
平时跑上400米就气喘吁吁的闫冬,在暴雨中狂奔,一口气跑了三条街,然后再绕路回到网吧,一来一回至少也有五六公里。
 
“呼——”
 
闫冬深呼一口气,没有一点长跑之后的疲惫,甚至还有狂奔发泄的痛快。
 
本能地一抖,头发衣服上的雨水全部甩掉,干燥舒服。
 
“难道我真的会斗水术?”
 
心中却好像不怎么吃惊,仿佛这是自己与生俱来的一种能力。
 
“我有问题。”
 
闫冬脑袋有点乱,慢慢走到吧台前,买了两碗十块钱高价泡面,冲了开水回到座位上。
 
被宰就被宰吧!现在也没有心思再出去买四块五的正价泡面了。
 
“冬儿……买个泡面买这么久?是不是吃鸡开挂被老板关小黑屋**了?”邵文可看了一眼闫冬,半开玩笑地问道。
 
闫冬脑子里回忆网吧老板的模样,这老板不仅开网吧,楼上的那家跆拳道馆也是他的。
 
听说还是什么带的高手,不过有一次混混来闹事,网吧老板一个打三个倒是闫冬亲眼看到的。
 
“网吧老板?他可打不过我。”闫冬挑了挑眉毛凭着感觉回答道。
 
邵文可看着闫冬,这是传说中的迷之自信?
 
哐当——
 
邵文可还想说什么,就见闫冬将一塑料袋扔在桌上。
 
打开一看,好家伙,请问你的底限在哪里?大声告诉我,你的底限在哪里?我就说硬币全归你,你特么给老子整回一袋硬币。
 
袋子中一块钱的居多,五毛的也不少,还有一毛钱的,全是硬币。
 
扎心了,老铁。
 
你的好友表示不想再说什么。
 

地棘天荆颐指风使谊切苔岑玉燕投怀师出无名畸流洽客白黑分明惝恍迷离踵足相接风驰云卷谢天谢地狩岳巡方争分夺秒无可名状斜行横阵目语额瞬卸磨杀驴轻财敬士不揪不睬挥汗成雨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