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

时间:2018-11-11 17:18:08
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
\
\
\
\
\
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eqq398 eqq398 eqq398 eqq398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
邵文可:“……”
 
网管小姐姐:“……”
 
老板:“……”
 
场面一度尴尬,因为老板站在那里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应战吧!你特么一个网吧老板兼跆拳道馆主,欺负殴打一个高中生这算什么事?
 
不应战吧!人家都指着你鼻子辱骂你【护妹狂魔】了,再说了,不应战不是认怂了吗?面子,面子这东西您还要吗?
 
战也不是,不战也不是,这都叫什么事?
 
现在的高中生怎么都这么难缠,老板心里苦啊!
 
肝好痛,胸口堵得慌。
 
“快开学了,暑假顾着玩,作业都没做,先让你苟活几日。”闫冬想了想对着老板说道。
 
邵文可:“……”
 
网管小姐姐:“……”
 
老板:“……”
 
肝好痛,胸口比刚才更堵了。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选手,竟然还有这样的操作。明眼人都看得出你一个高中生打不过跆拳道馆主好不好,但是你为何还要如此装逼?
 
其实闫冬并不是装逼,他真是作业没做,整个暑假为了明年的高三冲刺,他提前预习了高三课程,班级第一的名头可不能被邵文可夺去。
 
家里还等着他考上一所好大学光宗耀祖呢!
 
至于现在,闫冬可不想打架,虽然那颗易怒暴躁的心很想将老板按在地板上摩擦摩擦,将他按在光滑的地板上摩擦摩擦。
 
但是没搞清楚自己变化的原因,理智还是告诉闫冬,不要多生事端,自己的情绪很不对劲。
 
闫冬正准备离开,回头一看漂亮的网管小姐姐,脑袋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又有点抽筋,好不容易产生的理智在漂亮小姐姐面前失守:
 
“小姐姐小姐姐,网吧里的泡面可以加鸡蛋吗?”
 
网管小姐姐感觉到深深的套路:“嗯?”
 
“可以加火腿肠吗?”
 
网管小姐姐:“嗯?”
 
“加个微信可以吗?”
 
网管小姐姐:“……”
 
哐当~~~闫冬眼角闪出一丝亮光,邪恶地再次对网管小姐姐开撩。
 
邵文可:“……”
 
你特么是作死小能手啊!no-zuo-no-die啊!没看到护妹狂魔已经眼角青筋暴跳了吗?
 
“狗贼,吃我一拳。”
 
呼——哈——
 
护妹狂魔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快被闫冬气炸了。当他面撩他妹,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一拳打出,啪啪啪接连三响,空气像是被这一拳打爆了一般。
 
护妹狂魔只感觉胸口一阵舒畅,堵在胸口的浊气伴随着这一拳一同散去。
 
一拳通背三响,这一拳让闫冬感受到了危险,拳头虽然没有直接打中闫冬,但是无形的拳风向闫冬逼去。
 
闫冬侧身一躲,展现出高超的柔韧性,以一个非人类能够做到的高难度动作躲过拳风。
 
嘭——
 
拳风击中了闫冬背后20米开外的厕所,荡起一阵涟漪,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声。
 
“好厉害。”
 
在场的每个人都被吸引过来,好可怕,这难道就是护妹狂魔的真正实力吗?
 
咯吱——
 
正当闫冬准备反击的时候,厕所门被打开了,只见厕所里面站着一个浑身污垢的人儿,打开门之后神情呆滞。
 
闫冬认出来了,这是昨晚开着红色小跑玩溅人游戏的那个纨绔。
 
等等,厕所里四面墙壁怎么都沾满了黑黄混合的不明物体?天花板为何也有粘稠物淅沥沥地滴落下来?
 
我了个去!
 
厕所的马桶被护妹狂魔一拳爆掉了,可能是受到拳风压力的影响,马桶里的东西反向喷出,溅洒至整间厕所。
 
闫冬+邵文可+护妹狂魔+网管小姐姐+网吧众人:“呕……”
 
护妹狂魔迷茫地看看自己的拳头,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一拳竟能打出这种威力。
 
纨绔看着自己一身的污垢不知所措,然后丧心病狂地嚎啕大哭起来。
 
溅人游戏的骨灰级玩家,最终却被溅了一身**。
 
他昨天晚上被闫冬恶心到了,今天一大早就想找护妹狂魔,让他帮忙找出闫冬,此仇不报,纨绔就枉称纨绔。
 
没想到一进网吧,看到网吧入口垃圾桶的一口浓痰,条件反射一阵恶心,跑到厕所先吐一会。
 
没想到这才刚到厕所,面对马桶准备开吐,这马桶就爆了……
 
闫冬捂着鼻子,同情看着纨绔。
 
望天,他上辈子到底造的什么孽?
 
“快跑。”

一秉大公刚正不阿不劣方头混淆黑白聆音察理升山采珠秉公灭私黄卷青灯砥柱中流雪操冰心绿鬓朱颜声振林木规贤矩圣脱颖囊锥交能易作一面之识人己一视倒悬之急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迷魂汤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