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

时间:2018-11-11 17:19:06
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
\
\
\
\
\
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qq826x qq826x qq826x qq826x 【全网最火爆的狐臭文章】

大爷,相信我,我真不是来你店里闹事的。”
 
闫冬在包子店大爷的好言相劝下,终于放下了煤气罐,但是手里拿着大爷硬塞进来的两百块钱有点尴尬。
 
“我们小本生意,赚的是辛苦钱,您不要嫌少。”大爷对着闫冬陪着笑脸道。
 
“大爷,我不是黑社会,您不用给我保护费。”闫冬想要将钱还给大爷,但是大爷死活不同意。
 
“我懂的,我懂的,您不是黑社会,这钱不是保护费,这是我孝敬您的。”
 
哎呦喂!大爷还是个明白人呀!做事真讲究,说话真好听……啊呸!我真特么只想运动运动你怎么就不信呢!
 
“拿回去。”
 
闫冬有点急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怎么可能收这二百块钱呢?
 
“再不拿回去,我可要报警了。”
 
大爷愣了一下,这到底什么操作?你一个收保费的黑社会,给你钱你还报警?果然年纪大了,思想跟不上时代了。
 
邵文可拿了两杯冰豆浆,给了大爷五块钱,压低声音对着大爷说道:“真的是误会,我这朋友脑袋有点……问题,大爷不要见怪。”
 
大爷恍然大悟,看着闫冬不由自主地摇摇头,可惜了,年纪轻轻的,长得还挺俊的一个小伙子,怎么会脑瓜子坏掉了呢?
 
邵文可接过大爷找回的一块钱,在空旷的包子店找了个位置坐下。
 
闫冬黑着脸,邵文可虽然压低着声音,但是闫冬现在听力很好,这好基友竟敢说本王脑子有问题,不要以为本王好说话,就可以如此放肆。
 
哎!一不小心又拿错剧本了,第二次自称本王,好像还有点习惯了,没有第一次这么羞耻了。
 
“观众朋友早上好,欢迎收看早间新闻,今天是2018年8月25日……”
 
包子店的老式显像管电视机竟然还能正常播放,闫冬喝着豆浆无意听到一则新闻:
 
“上个月大量太空陨石坠入太平洋……一个月过去了,至今没有发现陨石的踪迹……专家认为……”
 
闫冬感觉有点不对劲,大量的太空陨石坠入太平洋,难道一块都没找到吗?不应该呀!
 
不过想想,好像跟咱老百姓也没有什么关系。
 
“你听说了吗?盐城那边出现了一个超人。”
 
这个时间段的包子店正是生意最好的时候,被闫冬吓走了一批,但是陆陆续续又有很多客人上门了。
 
一个戴着金框眼镜的小白领一边吃着包子,一边对着同事说道:“那超人看起来营养不良的样子,举起一吨半的小汽车就跟玩似的。”
 
小白领的同事看起来比他年长几岁,说道:
 
“网络上的东西你也信,那些超人文章都是写出了骗点击率的,这段时间我也注意到了,最近特流行这一类的新闻,XXX市出现了XXX能力的超人XXX,他能够XXX和XXX……”
 
小白领推了推眼镜,一脸认真地对着同事说道:“我说的这事是真的,我的大表哥就在盐城,那个超人跟我大表哥就住同一个小区,我大表哥亲眼看到……”
 
闫冬竖着耳朵认真听着,一吨半的小汽车自己不知道能不能举得起来,但是他现在力气突然暴涨倒是真的。
 
难道……我是超人?
 
红金龙鱼侠?鱼超人?这种名称听了好想掀桌啊!
 
“咳咳咳……”
 
一个身穿黑色T恤衫,头发乱得跟鸟窝一样的中年人干咳两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不小心”露出一牛皮证件,上面印着国徽图案。
 
“包子能够乱吃,话不能乱说,制造流言,以讹传讹是违法的。”中年人严肃地说道,明明说话语气还不错,但是却令两白领倍感压力。
 
“我……我们明白,我们开玩笑的。”
 
“对对对,我们刚才聊科幻小说的情节呢!”
 
中年人对两白领的觉悟很满意,继续吃着茶叶蛋说道:“好好工作,认真生活,不要听风就是雨,超人是不存在的,要相信科学……老板,再给我30个肉包,30个馒头。”
 
“明……明白……”
 
两白领眼角直跳,你特么睁着眼睛说瞎话吗?这里信誓旦旦地跟我说超人不存在,你面前桌子上一大堆鸡蛋壳是怎么回事?你少说也吃了几十个茶叶蛋了吧!
 
闫冬刚才将注意力集中在两白领那边,这才发现店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个中年人,并且这一大堆鸡蛋壳是怎么回事?你的天赋是能吃吗?
 
“谢谢。”
 
中年人接过大爷拿过来的包子馒头,一个接一个塞进嘴巴里,胡乱嚼了两口就吞下,两分钟时间就将30个肉包30个馒头消灭干净了。
 
“超……超人吗?”两个白领看呆了。
 
这家包子店生意好的原因,不是因为这家包子店做的包子有多好吃,而是包子分量足,成年人两个包子就能吃饱。
 
30个肉包30个馒头外加一大堆茶叶蛋是什么概念?一家三口的两天口粮也没这么多吧!
 
“嗯!早餐吃五分饱就行,不能吃太饱,等下还要做事呢!”中年人自语道,抓抓鸟窝一般的头发。
 
中年人感觉到两白领不可思议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吓得两白领连滚带爬离开。
 
大爷不敢说话,假装没看见,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
 
“队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D级进化者最麻烦了,早知道就跟他说我不在俞州了。”中年人小声嘀咕着,但是闫冬却听得真确。
 
队长?D级?进化者?
 
这些都是什么鬼?
 
中年人放下一张百元红票票,然后突然回头看了一眼闫冬和邵文可,问道:“你们是学生?知道附近有家网吧吗?那网吧楼上是跆拳道馆。”
 
果然,是冲着护妹狂魔来的吗?
 
“我们是俞州第五中学高二四班的学生,我班级第一,他班级第二,我们是有知识、有文化、有抱负的有志青年,网吧这种地方我们不知道,也没去过。”
 
闫冬担心邵文可说漏了嘴,抢先回答道。虽然不知道这个中年人是干什么的,但是目前尽量不要与他有太多接触。
 
“哼,书呆子。”中年人一脸黑线离开了,就问个路,怎么就扯上有知识、有文化、有抱负了?
 
肝好痛,胸口微微有点闷得慌。
 
闫冬看着中年人离开的背影,感觉世界好像与以前不一样了。
 
啊——呸——
 
闫冬喝了一口豆浆,感觉口中有硬物,吐出一看,怎么一个不小心把自己一颗牙齿给吐出来了。
 
“……”
 
怎么回事?我这是什么病?牙齿自己掉落?
 
闫冬吓了一大跳,完蛋了,不会是什么绝症吧!我会死吗?

荒淫无度视险如夷三思而后行海啸山崩四时八节学富五车慌手慌脚渔海樵山蔼然可亲乘隙而入放冷箭入不敷出铸剑为犁龙蟠凤翥相差无几龙兴云属船坚炮利三头六证钳口吞舌过桥抽板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