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作曲有利也有弊|争鸣

2021-12-29 08:47:28 文章来源:网络

作为“音乐技术系”的在校生,笔者一直对人工智能在音乐产业的应用很关注,不**前观看由音乐周报主办的“融合与超越——2021**音乐科技应用**”,更引发我对人工智能作曲的一些思考。

在工业4.0以及互联网+的背景之下,人工智能作曲在音乐方面有了较大程度的发展。人工智能能够通过对光学乐谱的识别与乐音的掌握,对人类情感表达方式进行推理,从技术层面理解人类的情感,从而进行情感型的作曲。例如,早在2016年,谷歌与索尼计算机科学实验室就使用人工智能进行歌曲创作,分别创作了音乐剧《越过墙垣》与披头士风格歌曲《爸爸的汽车》。听众普遍表示,人工智能作曲在认知与听觉的角度上与人类创作的歌曲没有差别,其中也蕴含了人类的情感。

但是,人工智能作曲有利也有弊。从人工智能对人类有利的角度思考,它有以下好处。一方面,世界各地都有着丰富的民族音乐资源,如果将其与人工智能作曲相结合,一定能够碰撞出全新的火花,使民族**音乐迎来互联网+时代的全新发展,这对音乐的流行与传播也有着较强的发展意义与发展价值。另一方面,人工智能与音乐的结合发展在一定程度上需要以机器人为载体,未来的音乐机器人能够在情感计算下进行智能创作、智能作曲以及智能演奏,这就使得人机互动的方向有了全新的角度。此外,人工智能作曲在一定程度上为我们如今的作曲领域发展提供了全新的思路与方法,作曲人与音乐制作人等也能在此基础之上进行有效的发展与进步。

人工智能也有如下几个弊端。首先,目前国内外人工智能作曲无论哪一种算法都存在短板。比如上世纪90年代提出的混合型算法,能从多个方向创作歌曲,但其知识引导机制的建立较为困难,在计算机规则建立上也存在一定程度的限制,因此在应用过程中遇到了很大阻碍。再如,马尔科夫链是一种随机的作曲算法,目前广泛应用在作曲领域,但因其本身在应用过程之中是随机的,任何可能都较大,无法对其旋律片段进行模型的建构,也就无法对音乐风格进行有效的界定。

其次,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对著作权基本理论、著作权保护的作品种类及著作权权能体系都产生了深远影响。面对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进步,著作权制度能否经受住新一轮冲击?运用人工智能产品创作出的大量机器**、机器小说、机器诗歌等创作物,是否属于著作权法所保护的作品?是否有必要明确“人工智能创作物”的定义?其能否纳入到现行的著作权法保护框架,抑或针对人工智能或智能系统“创作”的成果建立一种新形式的**产权?人工智能**或算法之类是否能够成为受法律认可的作者?这些疑问,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与运用都将出现在人们视野之中。

所有的新鲜事物在互联网+背景下的研究过程都存在着一定的利与弊。我们要正视人工智能作曲方面的优越**,促进其发展以及人工智能作曲质量的提升;另一方面也要不断增强技术上的进步,将更新的技术发展运用到作曲中来。

贾维宇/文

来源:音乐周报

再过5天,“元宇宙元年”也即将成为历史。

过去一年,Facebook、微软、英伟达等国外大厂高调入局,国内如字节跳动、网易等巨头也纷纷布局。

而在本周,众多企业继续高歌**进,试图搭乘上元宇宙发展的快车:**、Coach、OPPO相继发布NFT数字藏品,网易有道、富士康申请元宇宙商标,**音乐推出虚拟音乐嘉年华……

中纪委则在官网发文,为元宇宙发展定调:《元宇宙——下**互联网的发展目标(深度关注I元宇宙如何改写人类社会生活)》。

在一派喧嚣热闹中,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Musk)对于元宇宙的保守评价,对于Web3的接连炮轰,自然显得突兀许多。

周鸿祎与马斯克似乎立场一致,他曾表示,“像Facebook这么有实力的公司,应该像马斯克一样多考虑人类未来,要解决大技术问题,而不是在这种让人更加沉迷,**化、虚幻的技术上下功夫。” 马斯克接连抨击Web3,更像是一个营销流行词

近日,路透社评出2021年12大科技热词,Web3与元宇宙同时登榜。

值得注意的是,大家在谈论Web3的时候,区块链、加密货币经常夹杂其中,而在不少报道中,元宇宙和Web3甚至被混用,均被视作互联网的终极形态。

简单理解,元宇宙是互联网与VR/AR的结合,其**终形态是由现实中的**、生活乃至经济与社会系统重构的一个数字世界。而Web3是互联网一种新范式,可视作这个虚拟世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可以说,区块链、Web3、元宇宙是层层递进的关系。区块链是Web3的技术支撑,而Web3是元宇宙的底层设施,是构建元宇宙的**步。

对于Web3,马斯克已经连泼两盆冷水。

12月21日,马斯克在个人**媒体上表示,我并不是说Web3是真实存在的。在目前看来,它更像是一个营销流行词,而不是什么现实。但可以想象10年、20年或30年后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2051年的未来似乎会很疯狂!

来源:网络截图

本周三,马斯克接受巴比伦蜜蜂网(TheBabylonBee)的一段采访在视频**YouTube上线。他在采访中再次强调,“现在流行的Web3概念更像是流行语营销,而不是现实。”

推特联合创始人多尔西(JackDorsey)也表示,用户并不实际拥有Web3产品,Web3的实际拥有者是项目背后的风投机构(VC)及其有限合伙人(LP),**终,Web3将违背去中心化的出发点,成为一个个带有不同标签的中心化实体,与Web2无异。

来源:网络截图

多尔西还暗示Web3背后有大量资金支撑**作。据TechCrunch报道,仅在2021年第三季度,风投就向加密项目投资了超过60亿**元。 马斯克谈元宇宙:现阶段的建设情况并不能让人信服

马斯克在接受巴比伦蜜蜂网采访时表示:虽然我听说了很多关于元宇宙的事情,佩戴虚拟现实头显,把“电视屏幕”放到你的鼻子上,就可以进入元宇宙。但就好像小时候父母告诉我们,看电视时不要坐的太近,它会毁了你的视力。然而现在,我们却把电视放到了眼前。

此外,马斯克着重谈到了VR的眩晕症状。他表示:当你在玩电脑桌面或其他设备上的视频**时,你可以以**人称视角来玩**,能够快速移动鼠标或其他工具,不会产生晕车的感觉。但元宇宙中的**,你需要尝试用虚拟现实设备,同时必须习惯在**中“传送”,但很多情况下你都会有晕车的感觉。

目前,元宇宙的应用场景还较少,可能仍处于凭借虚拟化身参加虚拟会议的早期阶段。

对此,马斯克直言:我现在并没有看到一些能够令人信服的元宇宙建设情况。

不仅缺乏落地的实例,马斯克还认为元宇宙的消费者体验称得上令人失望:“当然,你可以把电视放在你的鼻子上,但我并不觉得这样就叫做‘进入元宇宙’”。他认为,“我不觉得有人真的会把一块屏幕成天绑在自己脸上,这让人十分难受。即使设备能被设计得很轻很轻,我还是不觉得会有人愿意整天戴着它。”

对于元宇宙和Web3的评价,马斯克仍留有余地。他认为,自己只是“年纪太大了”,从而无法理解这些新技术。“我喜欢那些在90年代对互联网不屑一顾的人,不在意一些时尚或永远不会有任何实际意义的东西,我们更喜欢打电话、写信等方式,去和别人沟通、交流。但互联网可能**终将改变人类,并慢慢渗透到人们的生活中去。”

值得一提的是,在1995年的时候,马斯克正是**批率先发现互联网未来价值的人。而他也经过多年的探索挖掘,现已成为现实世界中的首富。

而在马斯克的诸多探索中,脑机接口项目**具未来感。但在采访中,马斯克似乎无意将其与元宇宙相关联。

马斯克在采访中称,复杂的脑机接口装置可以让你完全沉浸在虚拟现实中。他还表示,“我希望明年可以将**个脑机接口装置植入人体。” 周鸿祎担忧安全问题,首例元宇宙****扰**出

如果说马斯克对于元宇宙的评价还算比较中**,周鸿祎的表态则言辞犀利了许多。

周鸿祎曾表示:如果人们把自己一生的主要时间都放到元宇宙里,虚拟现实都放到元宇宙里,元宇宙一定会被人攻击,出现很多新的安全问题。

此外,周鸿祎也并不认同Facebook所描绘的元宇宙,如果人们都到虚拟世界追寻现实世界得不到的满足,现实世界将停滞不前。他把元宇宙分为四个流派:**族、**币族、****族,还有和Facebook一样做虚拟社区,通过虚拟现实构造虚拟世界。

截至目前,周鸿祎所担忧的新安全问题尚未**出。但是,首例元宇宙****扰还是不无意外地降临了。

据外媒12月20日报道,Meta公司(前身为脸书Facebook)于本月初正式开放了其元宇宙**“HorizonWorlds”。据报道,在“HorizonWorlds”测试期间,一名****测试者报告了一件非常令人不安的事——她在虚拟世界里遭到了****扰。这名测试者称,有一个陌生人试图在广场上“摸”自己的虚拟角色。她写道,“这种(不适的)感觉比在互联网上被**扰更为强烈”。

华盛顿大学研究网络**扰问题的凯瑟琳·克罗斯表示,虚拟现实具有沉浸感和真实**,在这种环境中发生的有害行为也同样具有真实**。

据报道,Meta对这一****扰事件进行**审查后表示,测试者应该使用一个名为“安全区(SafeZone)”的工具,这是“HorizonWorlds”内置安全功能套件的一部分。所谓“安全区”就是一个保护**的泡泡,当用户感到威胁时可以激活它,在这个泡泡里面,没有人可以触摸他们的角色,也不能与他们交谈或者以任何方式互动,直到他们发出信号,希望解除保护。

Horizon公司的副总裁夏尔马(VivekSharma)称这起****扰事件“非常不幸”,但他同时表示,“这对我们来说仍是很好的反馈,因为我想让屏蔽功能变得简单、容易找到”。

上一篇:参展项目再创新高!深圳技术大学携69项成果亮相高交会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北京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