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资讯 > 正文>>

自己早年的成长是一种艰难生存的独立状态

时间:2018-07-14 18:01:10
(原标题:虹影谈写作蜕变:我已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 南方日报讯(记者/陈龙实习生/孙健)近日,作家虹影早期作品《康乃馨俱乐部——女子...

(原标题:虹影谈写作蜕变:我已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

南方日报讯(记者/陈龙 实习生/孙健)近日,作家虹影早期作品《康乃馨俱乐部——女子有行三部曲》再版分享会在广州举行,作家虹影、评论家谢有顺、龙扬志和花城社编审林宋瑜为读者带来一场关于中国女性写作蜕变的文学对谈。

《康乃馨俱乐部》是虹影早期小说,最早发表于1994年的《花城》杂志,小说以极端的方式、未来的视角描写了女性对男性的伤害性报复,以及在世界都市中的奇遇,被陈晓明誉为女性白日梦的全景式表达,以及汉语写作迄今为止最具叛逆性的一次女性写作。

虹影表示,自己早年的成长是一种艰难生存的独立状态,是“天生的女权主义者”,但“在国外走了一大圈之后,与很多国外知名的作家有过深刻讨论之后,我自己的文学观和世界观从一种压抑状态转向很理解的状态,到最后便是宽容。当我经历了三种状态的时候,我想我已经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虹影表示。

谢有顺回顾说,1994年在某种意义上是女性写作具有元年性质的年份,这一年,林白《一个人的战争》、虹影《康乃馨俱乐部》发表,写法和思想都极具先锋性和冲击力。

为什么女性写作要借助极端方式来表达性别关系?谢有顺认为,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这是一种必要的“矫枉过正”。“当时,性别问题,尤其是女性命运、处境和独立性的问题,并没有充分引起中国写作者的普遍关注。有一帮先行者用极端的、矫枉过正的方式把这样的问题凸显出来,试图从男性文化里突围出来,这是思想的冒险,也是经验的重新出发,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谢有顺认为,虹影可能是最真实,把自己敞露得最彻底,也是最复杂的女性作家。而女性作家站在男性角度去理解这个世界,则是在“测量人性的边界”。

因为女儿的诞生和成长,母爱的力量让虹影的人格和写作变得愈加宽广,近年来,她连续创作童话作品“神奇少年桑桑系列”和儿童奇幻小说《米米朵拉》,实现了文体类型的转变,作品充满温情、智慧与爱。龙扬志认为,虹影的整个写作洋溢着对命运的思考,“她在很困难的人生中始终追求不一样的生活,她所有作品里都表现出主体性抗争的精神和境界。”

(原标题:虹影谈写作蜕变:我已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

netease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