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俩前员工“搭伙”创业,公司要IPO了,其中一个竟突然离去……

2021-12-29 13:59:28 文章来源:网络

又一家亏损企业踏上了IPO之路。

近日,上交所官网显示,星环信息科技(上海)**份有限公司(下称“星环科技”)递交了申报稿,计划申请在科创板上市,保荐机构及主承销商为中金公司。

本次申请上市,公司拟募集资金19.61亿元,投入到大数据与云基础**建设项目、分布式关系型数据库建设项目、数据开发与智能分析工具**研发项目等的建设。

IPO日报注意到,星环科技在报告期内的**有所增长,但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即便如此,公司仍颇受资本方的青睐,2018年至今引入了多位外部投资者,“身价”不断上**。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创始人IPO前夕离职

2013年,孙元浩、范晶等共同设立了星环有限(公司的前身),其中自然人范晶的**份实际上是代范磊所持有(设立之时,范晶以300万元认缴了30%的注册资本)。

据了解,2013 年初,孙元浩与范磊两人协商共同创办星环有限,因范磊彼时仍任职于英特尔且英特尔关于员工对外投资及**情况报备程序过于繁冗,为尽快成立公司开展业务经营,范磊指定了范晶代为出资并持有公司的**权。2015年,前述**权代持关系解除。

双方的“缘分”或早已开始。

根据**资料,除了范磊曾任职于英特尔外,孙元浩也“出身”于英特尔,具体是自2003年7月至2013年5月曾任英特尔数据中心**部亚太区CTO。除了孙元浩跟范磊以外,公司目前的董事、副总裁吕程、朱珺辰,监事、副总裁刘汪根等人,均有过在英特尔就职的工作经历。

截至目前,星环科技的控****东及实际控制人系孙元浩。

另外,孙元浩还与范磊、吕程、佘晖及赞星投资中心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确认自2019年1月起,范磊等将作为孙元浩的一致行动人。截至招**书签署日,孙元浩直接持有星环科技12.32%的**份,其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赞星投资中心持有8.3167%的**份;孙元浩之一致行动人范磊、吕程、佘晖分别持**6.7%、1.68%、0.96%。因此,孙元浩合计控制公司29.97%**份。

在公司人员变动方面,引起IPO日报关注的是一位创始人的突然离职。

据披露,范磊在本次发行前持有606.86万****份,占公司总**本的6.7 %。作为星环科技的两位联合创始人之一,范磊曾担任公司员工和董事职位。不过,其从2020年11月起突然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随后在2021年5月从公司离职。

那么,身为联合创始人的范磊,为何选择在公司IPO前夕的关键时刻离开?

还需指出的是,虽然范磊已离职,但其并未转让自身的**份,目前仍系星环科技的大**东和公司实控人孙元浩的一致行动人。

业绩亏损

**信息显示,星环科技是一家大数据基础**开发商,围绕数据的集成、存储、治理、建 模、分析、挖掘和流通等数据全生命周期提供基础**及服务。

公司主要提供**括**产品与技术服务(主要销售公司****并提供相关配套技术服务);应用与解决方案(提供大数据存储、处理以及分析等相关场景下的咨询、数据治理、定制开发等解决方案);软**一体产品及服务(系大数据一体机**件等**件产品销售,配套销售公司相关**产品或服务)等。

根据申报稿,2018年至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星环科技实现营业**1.13亿元、1.74亿元、2.6亿元、8255.6万元,其中**产品与技术服务在报告期内给公司贡献了75%以上的主营业务**。

另一边,公司近年来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报告期内,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39亿元、-2.11亿元、-1.84亿元、-1.48亿元,三年半的时间累计亏损了6.83亿元;截至2021年6月末,星环科技的累计未弥补亏损为3.2亿元。

记者翻阅**报后发现,星环科技的亏损,与其销售费用和研发费用增长的增加不无关系。

据披露,公司的销售费用由2018年的9018.96万元上升至2020年的1.55亿元,且2021年上半年的销售费用率达到106.76%;与此同时,星环科技在报告期内的研发费用分别为7568.18万元、1.09亿元、1.09亿元、5907.79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66.89%、62.66%、42.11%、71.56%。

“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公司预计未弥补亏损将继续扩大,并将面临未来一定期间无法盈利或无法进行利润分配的风险。”星环科技说。

受上述因素等的影响,公司在报告期内的经营**现金流也持续为负。

2018 年至2020年及2021年1-6月,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43亿元、-2.01亿元、-1.91亿元、-1.69亿元。

“隐形”的对赌

公司在报告期内开展了多次的**权转让和增资事宜,以此引入了数位外部投资者。

例如,2019年4月,TCL以500万元认缴了公司新增注册资本11.34万元;2020年11月,晶凯艺赢、厦门新鼎、中金澔晨等机构通过受让**权方式入**了公司;同年12月,星环有限整体变更为**份有限公司,国科瑞华、青岛新鼎、创业接力等在其**改完成的当月便通过增资入**,经IPO日报**略计算,此次增资对应公司的投后估值约46亿元。

IPO日报还注意到,在引入外部**东时,星环科技曾签订了对赌协议。

2020年12月,公司及孙元浩、范磊、吕程等创始**东曾与三峡金石、产业基金、长江合志等多位外部投资者签订了对赌协议,就相关投资人**东特殊权利条款的情形进行了约定;2021年6月,各方签署了终止协议,表示此前约定的对赌条款等特殊权利条款于本次发行上市申请获得受理之日起终止。

不过,各方还与同一时间签订了终止协议的补充协议,约定若发生公司的上市申请被否决、公司自行撤回申报材料、自本次上市申报获得正式受理之日起十八个月内未收到批准、未在批文的有效期内完成****的发行并在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等情形时,则前述投资人**东的回购权**执行。

也就是说,若星环科技此次IPO不成,则彼时的对赌协议将“**灰复燃”。

申报稿指出,对赌协议将在星环科技IPO未能成行后**执行,并由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云友投资承担相关责任,但也特别强调了星环科技不再作为被**执行的回购权项下的责任方承担各项相关义务及责任。

“发行人不作为该等可**回购权项下的义务承担主体或回购权相关机制触发后潜在不利后果的承担方;不存在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的约定;不与发行人市值挂钩;不存在严重影响发行人持续经营能力或者其他严重影响投资者权益的情形。”星环科技表示。

来源:国际金融报

近日,我发现几家神奇的小店:

都在10㎡以内,甚至只有2~3㎡,但人气超高,打卡、种草不断,很多人排队也要来,被称为“神一般的小店”。

在疫情反复的当下,开店的成本和压力空前巨大,这种小店模式是不是一个好思路?

不到7㎡,它被称为“神一般的小店”

咖啡圈,很多人都去过成都的缝纫机咖啡。

不到7㎡的小店,开在闹市区的角落,被大树遮住,从大路上看不到店面,门头上甚至没有店名,但人气特别高。

从2019年开业起,这里一直排队不断,知名度超高,很多人称它是“成都咖啡天花板”、“神一般的存在”,“每次都排队,但每次乐意排队”。

门头上甚至没有店名,但人气特别高。

产品只有澳白,通常有两三款豆子可选择,价格18~25元,**高日销300杯+,平均日销也有180杯+。

不到10㎡,人气高、口碑好,类似这样“神一般的小店”还有不少。

比如在南京,延龄巷是咖啡一条街,在众多咖啡馆中,整体深绿色的、门口摆几个凳子、只有3㎡的IUCAFE特别突出,除了**式、拿铁,还做特调咖啡,开了七年,同一条街的咖啡馆换了一波又一波,经常被当地媒体报道,在**媒体上也很有知名度。

又比如今年7月开业即火的福州LimCafe,店面只有7㎡,被称为“福州的O.P.S”,主要做特调咖啡,**高日销300杯+,平均日销150杯+。

还有上海的猩猩吃香蕉2㎡,乐山的小板凳咖啡2㎡,珠海的彳亍咖啡4㎡,金华的pika咖啡8㎡……

开一家小店,做出自己的调**,还能平衡成本和**。这些极致小店,是怎么做到的?

这些超级小店是怎么做到的?

采访全国各地的咖啡极致小店,我发现了一些特点:

1. 选址社区,小而亲切

这种极致小店普遍不到10㎡,比如上海的猩猩吃香蕉和乐山的小板凳咖啡只有2㎡,南京的IUCAFE只有3㎡。

店面除了操作区,只能放下一两个位置,只有1~2个员工,房租、装修和人工成本低。

店面操作区,图源大众点评

位置多位于社区,藏于市井之中,**火气息浓厚,串串烧烤、**子烧饼、稀饭油条, 这种小店的模式融入其中,让咖啡像喝豆浆一样出现在顾客的生活中。

2. 将单品做到极致,更有记忆点

空间小,意味着操作面积有限,这种情况下, 把一两个单品做到极致,配合店小的特点,更容易留下记忆点。

比如成都的缝纫机咖啡,被大家记住的特点之一,就是“只做澳白”,但他们的豆子,风味特点明显,很多人一口惊艳,被称为“澳白的天花板”。

乐山小板凳咖啡5㎡,**式有5种之多,也把**式做成了招牌。

3.装修极简,但设备和豆子“很讲究”

这些小店,装修多为极简风格,或浅色调,或工业风。店面面积和装修成本上节约,但设备和豆子却不惜成本。

比如金华的pika咖啡,用的是LAMAMINI,豆子选用巴西、哥伦比亚、埃塞拼配的豆子深烘保留明亮的酸感和厌氧日晒的酒香豆。

福州的LimCafe变压萃取的LAMARZOCCO的拉杆咖啡机LEVAX,还有两台EK-43S用于不同豆子的研磨。

福州的LimCafe,对豆子的要求也比较严格,会备足很多意豆进行**豆,到合适的风味期才开**使用。7月份开业的时候,因为豆子消耗太快,还停业一周,用来醒豆和调整店内产品。

成都缝纫机咖啡老板安迪告诉我,他**近多用埃塞俄比亚和哥伦比亚两个产区的豆子,他一般会选择风味明显有辨识度、甜感突出一点的生豆,采用24小时烘焙,“前一天烘焙今天所用豆子,卖完就关门”。

图源大众点评

4. 设外摆椅子,让咖啡回归“街头感”

由于店面面积小,店内除了操作间,只能容下一两个座位,很多咖啡小店街边一排摆了很多椅子供客人坐,有种“整条人行道都是我的咖啡馆”的街头感。

这样一来,喝咖啡的氛围感十足,互不认识的顾客都能不自觉聊起天来。

而且节奏快,更自由。顾客到店,点完咖啡,打**好拿走,整个过程节奏很快。想要在店内饮用的顾客,可以选择在店内或户外的露天随意而坐,很有体验感。

顾客可以在户外随意而坐,

5. 注重顾客体验,复购率能到70%~80%

这些小店,不忙的时候老板都会主动和顾客去聊天,或讲解咖啡,或征询意见不断改进。

在福州LimCafe,咖啡师在点单时耐心的介绍每一杯产品的风味以及思路,以便顾客选到心仪的饮品;为了保证产品本身的风味,还会和客人特意说明DIRTY类产品只能堂食;出品时还会讲解这杯咖啡的特色。

成都的缝纫机咖啡老板安迪告诉我,他们的复购率达到70%左右;福州LimCafe的大众点评**中也有82%愿意再来。

6. 细节“随意但不缺温度”

通过和咖啡馆老板聊天,以及网友在各大**的评价,发现了这些小店不乏很多令人温暖的细节之处。

比如南京的IUCAFE,会自制桂花酱和自制干花送给顾客,并且无偿给顾客加奶,浓度和甜度可以任意调节。这种“随意但是不缺温度”的细节,总能让人舒适和温暖。

7. 老板就是门店的IP

这些极致小店,一般只有一两个店员,老板身兼多职,咖啡师、收银员、服务员、研发、搬运工等为一体。

他们大多之前都是咖啡师或者从事与咖啡相关,但是在他们身上,都有一种对咖啡品质追求的较真劲儿,比如成都缝纫机咖啡和福州LimCafe,如果老板认为今天的豆子状态一般,就会马上歇业。

缝纫机咖啡还会因为前一天烘焙的咖啡豆有限,一般卖完200杯左右就关门,很多时候下午三四点就歇业了。

上一篇:劳工短缺叠加拉尼娜影响 棕榈油价明年年初料续创新高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北京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