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

时间:2018-07-14 16:40:35
下午,嘉宾豪华舞会举行,cz大学服务队中跳舞最好的方旭与李璐璐都没有被选中,人选出人意料的竟是冯野与莫菲菲,而这个结果一公布,众人一片哗然,这两个美女美则美矣,











































  下午,嘉宾豪华舞会举行,cz大学服务队中跳舞最好的方旭与李璐璐都没有被选中,人选出人意料的竟是冯野与莫菲菲,而这个结果一公布,众人一片哗然,这两个美女美则美矣,舞艺却着实不敢恭维,很多人觉得冯野被选中一定是因为她凭着自己的妖媚入骨与某些富豪勾搭上了,或是她荡人心魄的媚态让某些人心痒难耐,所以才邀她参加舞会借此机会与她亲近,只是很多人心中也很奇怪,因为莫菲菲怎么看,也是个好女孩,即便她是陈笑的前女友,在校园里的声誉却始终不错,她与冯野一样被选中,却是为何?众人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只好将此归结为莫菲菲的运气好。 

    其实便是二女也禁不住惊呆了,在众人惊讶莫名的目光注视下,颇有些手足无措,更是不约而同的望着方旭,这一下不要紧,带动着所有人的目光也投向了方旭,尤其是柳佳云娜那略带醋意的目光让方旭一阵大感无奈。 

    方旭本身对到底是谁去参加所谓的豪华舞会没有任何兴趣,只是此刻却觉得冯野与莫菲菲被邀请参加,这件事似乎有着某种蹊跷,所以他私下去问庞志这个人选是如何确定的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庞志支吾半天说自己也不清楚,听他言语间的意思是大会主办方的意思。 

    方旭午餐后带着疑问回到了宿舍,而坐下没多久,冯野与莫菲菲联袂而至。 

    看二女的情形,没有先前的针锋相对格格不入,虽然彼此之间不怎么说话,只是看神情面容,似乎关系有了相当程度的缓解。 

    此时的男生宿舍热闹非凡,大会特意替所有的服务人员安排的盛大舞会也即将开始。 所有人都在整理着服装或是临阵磨枪似地练习着舞步。 

    方旭与冯野莫菲菲来到相对安静的走廊,冯野先是迫不及待的问道:“哥哥,我觉得有些不对头哪。 ” 

    莫菲菲当下点点头,道:“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头,我舞跳的不好,他们怎么会选我哪?”对于冯野称呼方旭为哥哥,莫菲菲的神情似乎没什么变化,看来已经自冯野的口中知道了什么。 

    莫菲菲说着话。 

    神情多少有些忐忑不安,她担心前几天晚上那个企图欺负她的不良星探有些什么阴谋,方旭自她的神情变化也瞧出了她地顾虑,当下笑着道:“我问过庞志,他也不清楚,我起初也觉得里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面有些问题,不过转念一想,如果真有人想对你们图谋不轨的话。 

    估计也不会在如此盛大的嘉宾舞会上做什么手脚。 我看哪,说不定是有人看你们长的美丽,想借机亲近亲近也说不定。 ” 

    察觉到二女都多少有些忧心忡忡,是以方旭开了个玩笑,只是却没有什么效果。 莫菲菲没说什么,冯野心中虽受用,却也忍不住白了他一下,嗔道:“我哪有你的若若漂亮。 

    ” 

    此言一出方旭吓了一跳。 

    只是莫菲菲却没有什么反应,似乎已经知道了方旭与云若若的关系,方旭不由的一惊,心道,‘这个小野,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给莫菲菲,怎么看莫菲菲的神情,似乎对自己地了解好像也比较深的样子。 

    ’ 

    此时莫菲菲又郑重其事的问道:“方旭。 你别跟我们开玩笑了,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也不知道吗?” 

    ‘我又不是神仙。 ’望着莫菲菲希冀与探询的目光,方旭一阵好笑,只是望着冯野那崇拜的目光,却又一阵头疼,‘小野对我还真是有信心,我只是个超能者。 

    又不是神仙。 看这两个丫头地架势,仿佛自己什么都能解决一般。 ’方旭想到此际。 

    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不对,这两个丫头,这两个丫头…,跟她俩都有联系的人是谁哪?是陈笑,陈笑好久没回学校,传言说是转校了,可看样子是木欣华的死让他如惊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jmcc668 美白淡斑弓之鸟一般躲藏起来,木欣华嘴中的公子是谁哪?莫非是黄龙,是成响,或者说是那个成公子?对,很有可能。 

    ’ 

    方旭心中念头急转,虽然暂时没想到如果自己猜测不假地话,成公子等人邀请冯野与莫菲菲的本意到底是为何?可也知道一定不是好事,当下缓缓的将自己的顾虑说出:“你们两个人都跟陈笑认识…” 

    话刚出口,莫菲菲便变了脸色,仓惶的道:“莫非是陈笑在搞鬼?” 

    方旭摇摇头道:“我只是猜测而已,嘉宾区014包间的那个成公子有可能是陈笑背后的靠山,而这个人似乎有很大的势力,此次你们两个被邀请参加舞会,是出于他地授意也说不定。 

    ”方旭顿了顿,又补充道,“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猜测罢了,其实说不定也只是你们两个碰巧被选中而已,我们却在这边杞人忧天罢了。 ” 

    冯野摇摇头,道:“我倒觉得不是杞人忧天,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从小到大买了那么多的彩票连个安慰奖都没中,没理由现在运气这么好,这么隆重的盛会竟然会被选中参加,不对不对,我越想越觉得可疑,算了,我是不会去参加了。 

    ” 

    莫菲菲也点点头,道:“我看我也不要参加了,还是安全一点的好,何况参加服务人员的舞会也不错。 ” 

    嘉宾宴会开始后,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那个引起万人瞩目被公认是大会第一美女地云若若却没有出现,让好多人心中失望不已,而相对来说,成公子心中地恼怒似乎比失望来得凶狠。 

    “什么!?那两个女人没来?”成公子铁青着脸,恶狠狠的盯着眼前向自己汇报地年轻人,目光如盯着小白兔的饿狼般一样狠毒与狰狞,“他妈的你怎么办事的?顾天明手下都是你这样的饭桶吗?操你妈的。 

    ” 

    不绝于耳的恶毒咒骂声中,‘啪’地一声脆响,成公子狠狠的一巴掌打在年轻人脸上,年轻人身躯阵阵的颤抖,双拳紧握。 

    目中闪过一丝厉色,只是怕被成公子发觉而紧紧的垂下头去。 

    年轻人敢怒不敢言,虽然自己只要随便打出一掌就能让眼前这个混蛋死上数次,可他不敢造次,毕竟这个家伙势力太大靠山太硬,眼下异能研究所捉襟见肘运营困难,上报的下年运转的经费迟迟没有批下来,究其原因就是此人从中作梗。 

    目的无非是逼着要异能研究所来对付一个人。 

    二人交谈的地点虽然比较偏僻,可成公子地声音动作过大,还是有一些人看到了,成公子回视着某些人或讶意或好奇的目光,恶狠狠的道:“操,看什么看,没见过教训狗的吗?” 

    好多人知趣的不去理会他,远处却有一人笑呵呵的低声念叨着道:“唉。 可怜啊可怜,我还以为异能研究所是政府爪牙,哪料在人家眼中,却连爪牙都不是,


拒人千里守望相助望风希指倡情冶思三叠阳关雁默先烹东磕西撞名垂后世口碑载道十冬腊月远年近岁人生如寄神愁鬼哭尝鼎一脔权倾天下除恶务尽深沟壁垒杀身成义根椽片瓦贵不可言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