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野县王集镇,一棵树龄600余年的古皂角树干内竟长出椿树和槐树——三树共生 枝繁叶茂

2022-09-23 06:31:08 文章来源:网络

本文转自:南阳日报

中空的皂角树干内竟长出椿树、槐树,三树共生、枝繁叶茂,令人称奇。日前,记者在新野县王集镇李湾村见到这棵奇特的“皂角王”。

该树位于李湾村村民李占祥家的院子中,树干中空,枝干苍劲,皂、椿、槐自成一体。**的树干两个人尚不能合围,高耸的树冠超出了两层小楼,郁郁葱葱的树冠覆盖了大半个院子。据李占祥介绍,此皂角树为李氏先祖于明初所植,距今已600余年。皂角树在200多年前已长成,从他祖辈记事起就是现在的样子。树干**伟,枝繁叶茂,树冠蔽日,年年结荚,成为树中之王、镇村之宝。清代太平天国将领张宗禹率兵北征经此,烧毁农舍引燃此树,形成空心。几**来,虽历经兵燹匪患、洪涝旱灾,而生命顽强,傲然屹立,它饱经风霜的躯干见证了李湾村的悠**历史和发展变迁。

年近古稀的徐德玉老人说,20世纪70年代初,在皂角树背阴面的树洞中同时长出了一棵椿树幼苗和一棵槐树幼苗,但因村中小孩攀爬拉扯致两棵树苗枯**。3年后,在树洞中又同时长出了椿树和槐树幼苗。50多年来,椿树苗朝着树干西边干枯的残枝向上生长,主干也慢慢地与伸向东边的皂角树枝干交错融合在一起,椿树顶端超过皂角树冠。夏季从东南方向望去,东边皂荚果在风中左右摇曳,西边香椿子在树冠中探头探脑,一树两冠泾渭分明。而槐树苗则没有那么幸运,为了获得足够的光照,从皂角伞状树冠下努力向东北方生长,现已长至成人胳膊**。从东北方望去,槐树犹如一个娇小的“弟弟”,生长在皂角树、椿树两个“老大哥”照护下。

长出“树中树”的原因,村中老人讲可能是飞鸟在古树上歇脚,啄来的种子落入中空的树洞,后来便生根发芽,但巧合的是两次长出的幼苗竟然相同。每年秋冬季节,落叶后的皂角王枝干遒劲,尽显苍老古朴;而到春夏之季,新叶萌生,一派生机勃勃。

在村民眼中,这株600多年的古树充满了神秘色**,被奉为镇村之宝。让人敬畏的古树给村民带来了不少福利,在生活物资匮乏的年代,满树的皂荚成了村民洗衣洗头的天然用品。夏季的傍晚,大人们在树下纳凉闲谈,小孩们则趴在地上嬉戏玩耍,为村民带来了无尽快乐。

本文转自:**网

陈**士带儿子在杭州滨江一家早教机构活动,说是儿子去零食区拿了个饼干,结果被热水烫伤了。门店监控显示,有人把杯子放到了前台的一张桌子上。

“我儿子跑向我,我都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我就赶紧抱起他,他们说烫伤了烫伤了。我就看手臂跟脸都没受伤,然后胸口衣服很烫,我就边跑边脱他衣服,就把他抱到水龙头那边冲凉水。”陈**士说。

陈**士的儿子才两岁大,当晚孩子被送到**院,检查记录为前胸有烫伤创面,表面可见破裂的水泡,以及皮肤破损,部分红白相间。诊断为二度烫伤。陈**士说,**生告诉她会留疤,需不需要整形治疗,未来还需观察。

“我跟我**当然**都没**,我就是整个崩溃,我**都哭了。”陈**士说。

事情发生在杭州龙湖滨江天街的金宝贝门店。陈**士说,儿子九个月大的时候,就在这家机构上早教,当天是过来玩的。孩子怎么会被烫伤呢?

她手头上有两段监控画面。**段监控画面中,当晚6点钟,一位**士手里拿着被子,把被子放到了前台外侧的桌子上。陈**士说,这是机构的工作人员,放水杯的位置是平时机构放饼干的地方。

“就这个饼干区域,大家都知道的,但凡把热水杯不放在这里,放在工位里面也没事。水说是刚泡的,那个水杯是玻璃的,口子很小。所以散热不快,她说她不是故意的。”陈**士说,。

另一段监控是当晚7点40多分。画面中,白衣服是陈**士,她儿子穿的是条纹衫。陈**士说,她当时拿了饼干,去喂给儿子的伙伴。

“我儿子自己去拿饼干了,他水就烫到了。我是背对着他,我不知道什么情况,只知道叫起来了。你看我就走过去,他就跑过来,我就抱起她,直接去洗手间冲凉水。”陈**士分析,那个水杯应该是没有盖上盖子,孩子拿饼干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水就洒到了孩子身上,发生这事,他觉得机构缺乏安全意识。

“不应该把水杯放在儿童能拿饼干,而且是固定拿饼干的区域,而且你也要有补救的意识,比如说烫伤了,你要比我懂。因为作为家长,我肯定慌了。我把我儿子放水池冲凉补救,她还让我去母婴室去,母婴室的水池更小,我儿子放不进去。”陈**士说。

“(记者:我可以联系一下当事人吗)我现在没有得到公司的**,无法回答相关的问题。如果你要采访的话,可以后期预约时间。(你跟公司报备一下,看公司同不同意)”金宝贝杭州龙湖滨江天街店店长表示。

店长回来后,还是表示需要预约。“我们很心痛,也很难受。我们也一直积极陪小朋友去**院看,但是我今天确实不太方便接受采访。(公司不接受吗)今天不行,可以预约。(那明天呢)等我沟通完了之后。(陈**士:没法回复的,他们就是避而不谈,一直以来就是这样)”店长说。

“我的诉求就是课时费全退,我课程大概报了三万块钱,一百九十节课。我只上了三十多节课。那**药费肯定是他们承担的,我觉得他们应该赔偿一些。说退不了,只能退没有上课的部分。” 陈**士说。

店长表示,她们的态度是,前期已看小朋友的伤为主。她也跟陈**士的爱人沟通过,让他们保留**疗过程中的**据。“我意思等小朋友的伤口好了,具体的赔偿事宜,可以详细进行沟通。”店长表示。

记者给店长留了电话,截至发稿,没有接到金宝贝的来电。

上一篇:加强引导重点预防 科学减少智力残疾

下一篇:最后一页
“网站整改中,内容已删除!”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北京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